Share What
I Am Using or Studying

跳蛋阅读 森迪读《天地一指 万物一马》

天地一指,万物一马——顾城

这是顾城的诗论,也是他对东方文化根源的理解:静默久远。很值得品味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佛拿起一枝花是须臾的事情,它却穿越两千五百年到达了我们的今天;花早已谢了,却在时间中历历在目;它是如此地乌有,又是如此的清晰。——释迦牟尼是个王子,他离弃了现世中他拥有的一切,穿越人世弥障,到达了他的境界;这时他拿起这枝花,这枝花才会展现在我们眼前。 

这就是我说的东方意识。孔子赶一架破马车周游列国,奔波十四年到处游说,贵在知其不可为而为之。他不奢求说服别人,那并不是他的目的,他想达到的是一个行为过程的尽善尽美。 

现世对他来说如果是“万古长空”的话,他的行为便是他的“一朝风月”;同时这一“一朝风月”亦如“万古长空”,而“万古长空”也即“一朝风月”。 

要是没有这个背景的话,那就触及不到中国的古典精神,更谈不上感受东方艺术的特性。 

中国古代文化点点滴滴,哪怕是匠人的文化,都蕴涵着这个韵味。中国自最古老的时候起,就有人住在山里默想一言不发。中国显耀的文化根植于此。正因为这个不为人知的巨大的根,偶尔生发出的一枝花、一片叶才会格外永久,谐和宁静,才能够穿越漫漫时空而在今天鲜明如初。 

东方艺术的“灵”和“象”是在东方艺术的境界——它的“空”——巨大的隐性背景下显现的。它们是浑然为一的生命体。这样的血液也流淌在我们的身体里。 

我很小的时候,就想筑一座小城,黄昏的时候带着弓箭在上面走,外面没有人。一九八八年,我到达新西兰的一个小岛,我站在一块长了青苔的大石头上看海,我意识到有一件事情开始了。然后我经年累月地打这块石头,修我心中的城墙,断断续续花了很长的时间只修了个小小的门垛,一个被我的夫人称为“废墟”的东西。他一开始还因为我的蓝图而帮助我,跟着就放弃了,因为照她的计算,我要实现我的计划需要五百年以上。 

我一天天地修下去,钢钎冒出火花时走下山来,我觉得我的生命适得其所。 

灵是不可找的,甚至是不可等的,我只是打开窗户,让鸟随意地飞进飞出。 

显性文化和隐性文化之间似乎有一条界限,有的人不着文字,有的人著作等身。苏东坡和李白都有做和尚的朋友,王维过了三十岁就不再迎娶:“晚年唯好静,万事不关心。”寒山隐在山里,树皮和岩石上被人抄下了三百多首诗。中国有话说:知子守母。子就是这个现实,这个显现形式;母就是那个巨大无言的隐性背景。 

中国哲学中永远有两极的事物,恰恰是它们组合完成了灵性艺术的选择过程。 

中国的树林预示着很漂亮的创造。一块美玉,人们欣赏它自然的花纹,同时也将自己的感想雕刻在里面。玉不琢不成器——同时,老子说:光而不耀。 

光而不耀——这一点是中国的气质和西方的气质大不同所在;西方人的表现性是很强的。 

中国艺术的隐性和显性亦是中国哲学中无为无不为的体现。无为是境界,诞生了巨大的隐性文化背景;无不为演化为显性的灵动。 

无为就像天一样;灵性就像风一样。风吹动山川,而天默默微笑——天是风的归宿,风是天的舞蹈。 

孔子是个十分实际的人,但是他也说过这样的话:上天没有声音,它却使四季运行——天何言哉,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。我想他在做一切事情的时候,是在这个境界、这个精神之下的。中国一样样实物中间,都浸涵着这个无限的背景,所以在那些铜铸石刻、雕梁画凤中才会永远地读到一片亘古清新的天地。 

空中之音、水中之乐——这一切都是统一的,只要我们感受到了那个无所不在的背景,我们就能看见一事一物的美丽。 

至于西方,这不是我今天的话题。我只是说我们知道电脑的更新换代是很快的。 

弓拉多大的力,箭就 射多远的距离,弓拉到无限,箭也就射到无限了;如果蒙娜丽莎经得住画胡子,那么现代艺术也就应该经得起踢自己两脚。 

1992年11月15日柏林 

选自《顾城文选。卷三。与光同往》 

赞(2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YYishare » 跳蛋阅读 森迪读《天地一指 万物一马》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2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1. #1

    哈哈哈哈5个月前 (05-27) UC Browser 12 UC Browser 12 Android 10 Android 10回复
  2. #2

    不能黁那宝

    uuu3周前 (09-30) WebView 4 WebView 4 Android 10 Android 10回复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作者,您的支持是站长的最大动力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